首頁 >  教育 >  教育人物

“吻別講臺”教師:是真情流露

摘要:親吻面前的三尺講臺,作為對自己40年教學生涯的告別儀式。

 

原標題:人物·杭州“吻別講臺”教師:是真情流露  

盛志軍,杭州市富陽區郁達夫中學數學老師,6月27日,上完最后一節課后,他與自己的講臺吻別。他將去農村中學培養師資。

盛志軍離開前和學生合影。本版圖片/受訪者供圖

紅色上衣,咖啡色褲子,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盛志軍彎下腰,親吻面前的三尺講臺,作為對自己40年教學生涯的告別儀式。

今年60歲的盛志軍,是杭州市富陽區郁達夫中學的一名特級教師,也是一名剛剛退休的初中數學老師。“退休教師吻別講臺”這一幕,被盛志軍的一名同事拍下,并上傳至網絡,最終引發輿論關注。

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,盛志軍表示,吻別講臺是“情不自禁”,“好比戰士告別陣地”。他說,自己將來打算到農村去創辦教育工作室,提升農村教學質量,“一直干到干不動為止”。

  “是擺拍也是真情流露”

新京報:引發關注的這張照片,是在什么情景下產生?

盛志軍:時間是今年的6月27日中午,在此之前,我剛剛上完了教師生涯的最后一節數學課,學生都出去吃午飯了,我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教室里,心里很是感慨。想跟陪伴我四十年的三尺講臺做一個告別,又想把這一幕留下來,作為紀念。

新京報:最后一課,學生們的表現怎么樣?

盛志軍:那是在我們八年級2班的課堂上,我一上課就跟學生們說了,這是我教的最后一節課。其實我要退休也不是什么新鮮事了,比如我應該這個月1日到期退休的,但是志愿留到這個學期結束,有始有終嘛,所以很多學生事先也知道,一些學生還給我準備了小禮物。課上完了,還給一些有疑問的同學作了解答。

新京報:這張照片是什么人拍攝的?

盛志軍:剛好,我們有一位體育老師路過,我就讓他幫我拍下來。拍的時候,也找了下角度,最后才有了這張照片。

新京報:怎么看待部分網友質疑“擺拍”?

盛志軍:我讓同事把告別講臺這一幕拍下來,是為了自己留一個紀念,但是并沒有想放到網上,更不會想到能夠引發這么大的關注。可以說,作秀、炒作這些,都是不存在的。擺拍,可能沾一點邊,但是即便是擺拍,前提也是我真情流露。

新京報:為什么會做出吻別講臺的舉動?

盛志軍:這是一種下意識的舉動。我在這個崗位工作了40年,在郁達夫中學工作了30年,一直在一線教學。我對教育有情感,對工作有感情,對學生,對學校的一草一木都有情感,我相信這是一種最樸素的情感流露。

新京報:這張照片會一直留著嗎?

盛志軍:不僅要存在手機里,還考慮打印出來,掛在家里。以后看到,就會想起在教學崗位的日子。

 

“講臺就像陣地”

新京報:三尺講臺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?

盛志軍:就好比陣地之于戰士,人在陣地就在。現在我要走了,就要告別我的陣地了。

新京報:還記得第一次登上講臺的情景嗎?

盛志軍:那是40年前了,我當時還是一個民辦教師,只有20歲,比臺下的學生大不了幾歲。第一次上講臺,就弄了我一個不好意思,臉很紅,心跳加速,感覺呼吸都不順了。手里抓著粉筆,寫一個字,粉筆斷了,寫一個字,又斷了,臺下是哄堂大笑,有點尷尬的。

新京報:后來是怎么克服的?

盛志軍:一方面我自己加強學習啊,然后就是在老教師的幫助鼓勵下,慢慢進步,逐步有一些適應,比如走進教室不再緊張了。也就是那個時候,我第一次意識到,對新教師,對師資進行培訓的重要性。

新京報:為什么對教學崗位有這么深的情感?

盛志軍:跟我的出身有關系。我老家在富陽下面的山村,家里幾代人讀書都很少,只有我一個讀書人。高中畢業后,我做了3年民辦教師,后來讀了師范,畢業后還是做老師。我想讓更多的人有辦法讀書,去回報社會。也是沒有想到,40年就這么下來了。

新京報:你覺得教師是一個什么樣的職業?

盛志軍:是一個不斷學習,然后用你的學習成果去影響別人的職業。好比說你要把一杯水傳遞給學生,那你自己就要有一桶水。不僅要讓學生吸收到,而且要學會主動吸收。所以教師需要永遠保持一個學習的狀態。

新京報:40年的教學生涯,教育的形態有什么變化嗎?

盛志軍:其實教育的內核一直沒有變,主要是教師的區別。相對來說,老教師經驗豐富,教學態度好,對工作負責。新教師這方面,往往就差一點。課堂形態上,現代教育技術的大量應用,導致一些教師不會板書了。以往,我們一節課下來,從黑板左邊寫到右邊,不用擦黑板的。現在就是不斷使用新媒體,放幻燈片,給學生帶來的參與感就會差一些。我認為好的東西需要繼承,技術永遠只是手段,是為了課堂效果服務的。

 “教師不是商品”

新京報:退休后有人來找過你嗎?

盛志軍:退休前,很多民辦學校和培訓機構找過我,因為我的職稱高,所以他們給的待遇也很好,但我一個都沒有同意。

新京報:為什么不愿意去培訓機構?

盛志軍:教師不是一個論錢的職業,我也不是商品。我是浙江省首批特級教師,一些培訓機構聘請我去,是圖什么呢?我很明白,無非就是去掛個牌子,把我當金字招牌,當一個工具。

新京報:怎么看待一些商業培訓機構在社會上走熱?

盛志軍:這種現象其實現在還挺常見,我個人的態度一直是反對的。現在一些家長迷信商業培訓機構,花很高的價錢把孩子送過去。其實最好的教育還是在課堂上。教育是一個很系統的工程,培訓機構和學校之間,對于教育的理解是不一樣的。培訓機構看重的是考試分數,但教育本身不是功利性的,也不是一個量化的東西,它是一種“人”的培養。

新京報:未來有什么打算?

盛志軍:我的退休工資已經夠用了,所以也不圖什么別的,現在想到農村辦一個教育工作室。目前中國的教育現狀是,城鄉差距很大。要提高農村的教學質量,提升專業水平是首位的。我要在農村一直干下去,干到干不動。

新京報:你覺得農村與城市在教育上的差距主要在哪里?

盛志軍:其實就這些年來說,我跑了全國很多地方,城鄉的學校之間,在硬件上肯定還是有差距,但是可以說已經越來越小。差距主要是軟件上的,就是部分農村學校的教師水平跟不上。一些農村學校可能自然條件差一些,師資流失情況嚴重,留不住年輕人。

新京報:農村教育要從哪些方面去提升?

盛志軍:我認為首先是教育理念的提升,在一些城市,尤其是大城市,已經建立了素質教育體系,教師也有意識地培養多元化人才,而在經濟文化比較落后的農村地區,目前仍然是以分數至上的。此外,教師的基本功也需要提升,比如上課的方式方法,課程的安排,這些都需要專業性的輔導,這也是我下一步需要做的。(新京報記者 王煜)

報料熱線:13828680359 ;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地圖 | 網站法律顧問
茂名日報社(www.ajmab.club )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廣告業務咨詢:13828687866 地址: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  網站備案號:粵B2-20040638
野性孟加拉虎APP
36选7好彩3开奖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下载安装 天棋牌游戏? 贵州捉鸡麻将技巧口诀 湖北30选5开奖号 炒股哪里开户 吉祥麻将手机版下载 甘肃快3走势图下载 31选7复式中奖计算 qq麻将怎么胡的大 炒股可以网上开户吗 中华网赚论坛 手机怎么打哈尔滨麻将 十一运夺金老11选5 股票涨跌秘笈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